sepwolves

sepwolves

V2EX 第 59376 号会员,加入于 2014-03-30 23:30:19 +08:00
sepwolves 最近回复了
12 小时 34 分钟前
回复了 sepwolves 创建的主题 生活 也许那时还年轻(一)
( 1 )小 party
期末考结束以后盛夏的季节也就到了。知了在树上“吱吱吱”地叫个不停,城市的柏油路上也由于受了太阳的照射的影响,微微的有一点点熔化,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一日,几个同学约在一起,去了 r 同学家。(那时候的我们时常用这种方法打发时光的)取了几副牌出来开始打牌。叫了许多的同学,玩的牌是什么已经忘记掉了。大概是抽乌龟之类的游戏,谁抽到乌龟就要接受一些惩罚。枯燥无聊的学习过后,玩玩这样的游戏也能够放松不少。
那时候我们正是刚刚开始接受政治思想教育的时候,刚刚开始由老师传授给我们共产主义的思想。年纪都还小,对这些东西其实也懵懂得很。只不过讲到共产主义终究能够实现的时候总是抱了十二万分的怀疑。球星歌星一年可以拿上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收入,居然也要划为无产阶级的一分子。共产主义最后居然可以实现“按需分配”?这是个太美妙的世界了。但也过分理想化了吧。反正对政治老师也提过不少这样的问题。我估计老师大概也不会信这些东西的,他给的答案我们自然不会满意。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反正就由某个同学由本地的政治人物谈开了。我对政治本身是一窍不通的。记得第一次考政治的时候就得了 60 多分,逼得我在初中的好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寻找学好政治的妙方来。至于本地的官员,顶多就是在本地电视台里听过他们的名字,至于他们都有什么政绩劣迹,那自然不是在我关心的范围之内。反正就听他瞎侃呗。由本地的官员生发开去,就说到了中央的领导。于邓公,口气中还是有许多的恭敬,而对其他的领导人,言语就不敬了起来。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时候有个同学仿佛特别有先见之明,说胡景涛将是未来中国的领导人。那时候正是 1995 年中,我不记得当时胡先生已经是何职位。但当时国家的确切领导人当是江先生无疑。过了许多年之后,胡先生终于一跃成为中国至少在名义上的最高领导,我就不由得佩服我那同学的预言本领了。不过话又换过来说,我党对于最高统治者的安排是很有计划性的。毛先生仙逝之前不也已经要找接班人了么?尽管最后的接班人并不是他所钦定的。
话题自然也不能过于高山流水了。其实众人更有兴趣的还是我们身边的事情。m 的脸上依然是南国春天经常能够看到的天气,阴沉沉的,天空中雨点是见不到了,但云层低低的,空气闷得很,乌云遮拦了大部分的阳光。
不知道该说我们八婆好呢还是关心同学好。总之,大家针对 m 的遭遇打开话匣子聊开了去。
m 原来是勇敢的向她表白了自己的感情。对于那时候的我而言,这是需要何等的勇气啊。尽管我心底同样是心仪着这个女孩,但要我直接诉衷肠,还是难得很。最重要的我想大概还是怕遭到拒绝,脸面上挂不住吧。
而 m 收到了她的信,很简单的把他给拒绝了。很多年之后,我也收到了她的一封同样的信。我想这时 m 的心情也许就和我后来一般的肝肠寸断。
大家聊开了去。结论几乎是无可置疑,她就是不喜欢 m 。现在不会,以后上了高中也不会,上了大学同样是不会。m 在旁听了一定是难过得很,竭力不想承认我们所说的话,但是他在嘴上却说我们说得很对,一定是这样的。看得出来,他一定是很痛苦,他越努力的去掩饰自己的内心,便愈发的将内心表露了出来。
不过在座的人大约也有不少人心看到 m 的痛苦的,便安慰他道:“也许 w 心底是喜欢你的,只是因为现在要忙着学习。毕竟中考就要来临了。她也许不想因为谈恋爱影响学习,所以就拒绝了你。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其他人听了以后便也随着附和了过来,但 m 想必清楚同学们说这番话安慰的成分占多,不过安慰过后内心深处升腾起一股希望来总比一棒子打死从此绝望的要好。m 说:“我想打个电话。”
大家一下子便明白 m 要给谁打电话。t 说道:“还是等一会儿吧,这时她爸还在家呢。”他的意思大概是她爸对她管得很严,生怕这个危险年龄有什么风吹草动。m 带着一副阴沉的脸在屋内胡乱走着,并没有更多的话说。
“噹噹噹……”,挂在墙上的钟声响了起来,“再等一会儿吧。等到五分的时候再挂。”t 的行事似乎总是非常的谨慎。
这时候屋里安静下来,只听到墙上那个钟还在“嘀嗒嘀嗒”走着,指针终于指到了第一个刻度那。t 说道:“现在可以打了。m ,w 家的电话是多少?”
“忘记了。”m 大概是故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他或者认为如果表现得很在乎,于他的自尊心怕是有更大的伤害,
“********”,t 把这串号码念了出来,原来他是极熟悉的,刚才不过是逗一逗 m 而已。我的心头猛的一跳,不知道该怎么言说这种奇怪的感觉。
电话通了,t 的第一句话便是:“我问你件事情啊,你听了可不要生气,更不要哭啊!”大约是得到了她的应承,t 的行事便大胆得多,劈头就问了 w 信中的内容。尽管他其实了解信中写了什么,但他总喜欢做这类明知故问的事情。我在一边凝神的听着。她似乎并没有回答 t 的问题,也实在是顽强得很。t 转而换了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你到底喜不喜欢 m 啊?”她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总之不如她的那封信那般的干脆,竟然是要 t 来猜。这样的问题又怎么好猜呢。后来接下来的话只听得 t 在连绵不断的说着,w 的言语想来已经少了很多。t 问她愿不愿意过来和我们一块玩,w 大概问了他 m 是不是也在。t 这时就很老实的回答她了,说是。W 便做了拒绝的回答。t 说那我们过去方便吗,既然你爸妈都不在家? w 还是拒绝了。
于是这一次的同学相聚,并没有她的半点身影。虽然来的同学已经很多,但少了她,我的心中似乎也怅然若失。
2 天前
回复了 sepwolves 创建的主题 生活 也许那时还年轻(一)
( 2 )追寻
初二下的期末考试就要到了,自习课多了起来。虽然面临着将要到来的期末考试,不过自习课上聊聊天,还是十分平常的事。
“我打算期末考完去 k 地玩,那边有山有水,很好玩的。”她回过头来,对我说道。
“不错啊。”我口中说道,心中想着我要是能去该有多好,但却没有这样的勇气提出一道去,“你都和谁一起去啊?”暗暗的希望不是和我们同龄的男生在一起。
“我哥,还有他们一帮同学。骑车过去。”她的一双眸子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赶紧赶紧考完!”
她说的时候大概是无心的,我却暗暗的记了下来,尽管也没抱什么目的。不过只是对她的一切都很在意。
期末考终于结束了,老师吩咐了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同学考完的第二天到他家里帮他登记一下成绩。
其实登记成绩的事情很容易的,不一会便做完了。几个男生一道出了老师的家门,计划着下一步该干嘛。
“咱们现在干嘛去?”t 望了望大家,问道。
“回家吧。”m 的脸上还残留着痛苦,泱泱不乐的表情久久不能化去。
“别,无聊不无聊啊,你!”t 搡了 m 一下,“不就是为了一个女孩子嘛,不要那么难过了。”
“我哪难过了?”m 反驳道,“我这不好好的么”。
其他人一时也没什么主意。大家都不说话了,似乎都在等着别人提出好的建议来。
“本来我今天要同我爸去 k 地玩的,不过昨天和他吵了一架,生气就没去了。”m 偶然间冒出这么一句话。
“不是吧?这么巧?”我突然想起她来,“w 也说今天要去那的哎。”
“真的?”我似乎看到 m 的黯然的眼神中闪烁过一道光亮,“哎,我昨天要是不跟我爸吵架就好了。”后面一句话的声音很低,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说的是真的吧?”t 问了我一下,不等我回答,接着又说道,“肯定没问题没问题,你就坐在她身后,消息一定是可靠的。这样吧,m ,我们现在去 k 地找她,怎么样?”
m 心底是极愿意的,谁都看得出来,不过他还是不大好意思把这种心情表露无遗。“我随便哪,要是大家要去的话那就一起去喽。”其实大家都看得出 m 是非常盼望去的。
“你们觉得呢?”t 看了一下我们几个,问道。
“没问题,走吧!”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些。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渴望着这种经历,尽管上课的时候天天可以见到她,但是能在学校之外的地方邂逅她也一定是很美好的感觉。其他两个同学也说:“好啊!”。这样的经历大抵都是比较有趣的。
“那咱们走了!”几个人跨上车子出发了。
其实那个地方满远的,离学校有十五公里多。不过我们几个男生骑车去,却不觉得辛苦,反倒觉得有无穷的乐趣。
结果是没找到她。那个地方有好大好大的一个湖,我们绕着湖找了良久也不见她的半点踪影,最后终于明白她今天并没有来。
直到后来我把这件往事做成了一篇文章,让她得知有这么一件事后,她才告诉我那天其实是因为前一日的天气预报有说第二日可能会下雨,他们便取消了游玩的计划。咳,一场不存在的雨让我们几个男生白折腾了一趟。
19 天前
回复了 sepwolves 创建的主题 生活 也许那时还年轻(一)
( 1 )作文和她
我素来是害怕作文的。考初中的时候总分被扣了 5.5 分,其中作文就丢了 4 分,险些没考上第一志愿。上了初中以后作文也不显得怎样,大概是文笔太差的缘故,极怀疑是自己没有写作的天分。
后来换了个语文老师,非常的尽职尽责。我也很欣赏他的教学。然而他对我的作文评价也不高。最惨的是一次写说明文,他竟然把我作文中的句子作为反面教材进行了评述,把它给油印在纸上,发给大家。上面当然并没有标明是我写的句子,不过我自己自然认得的。当时那个汗呀!
几次的作文都是 77 ,78 ,懊恼得很。尽管每次我都很认真的写了,无奈就是得不到老师的垂青。
只是有一次事件改变了这一切。
每次做过作文,老师都是要来讲解的,并且要评出最优秀的文章来念给大家听。而有一回她的作文便得了这么个优秀作文。
当老师把作文本还给她后,我便向她要来了细细的读。文中的最后一句是:“我以我血荐轩辕”。这样的名言名句,给文章增添了几分光彩。
这件事给我的震撼很大。我的脾气可能比较怪异,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在各方面表现得至少要比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出色。诚然,光是我自己这么想也是没有任何益处的。但是后来我的作文成绩竟就是提高了。
据老师自己说,他给过的作文的最高分是 85 分。那篇文章的确写得是十分的出彩。——尽管后来我始终也没得到过这个分数,但是 84 分的成绩却已得过了好几次。
初二的时候搞过两次作文比赛,班上都是有三个人能够入围。而我两次都入围了,其中一个后来获奖了。奖项是微不足道的。只是发觉自己竟然也能够写出不错的文章,心中也十分的惬意了。
升上高中以后,我的作文又慢慢的平庸下去。不知是没有良师指导的缘故,还是因为她已不在我周围的缘故。
19 天前
回复了 sepwolves 创建的主题 问与答 有什么办法可以统计自己打字的字数?
@fox 小狼毫输入法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未?
小黑屋是啥?
19 天前
回复了 tuding 创建的主题 问与答 同事结婚请我, 我却选择不去
@tuding 对对对,行政是八卦的源泉啊。
19 天前
回复了 sepwolves 创建的主题 问与答 有什么办法可以统计自己打字的字数?
@shakoon 我猜击键应该好使。
19 天前
回复了 sepwolves 创建的主题 问与答 有什么办法可以统计自己打字的字数?
@cmdOptionKana 比如还想把微信里打的字也统计下呢?
20 天前
回复了 tuding 创建的主题 问与答 同事结婚请我, 我却选择不去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细?
关于   ·   帮助文档   ·   API   ·   FAQ   ·   我们的愿景   ·   广告投放   ·   感谢   ·   实用小工具   ·   4076 人在线   最高记录 5497   ·     Select Language
创意工作者们的社区
World is powered by solitude
VERSION: 3.9.8.5 · 37ms · UTC 01:41 · PVG 09:41 · LAX 18:41 · JFK 21:41
Developed with CodeLauncher
♥ 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re doing.